院长信箱 | English | 投稿专线

综合新闻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综合新闻

中南大学张尧学校长在湘雅三医院“两会”上的讲话

党总支: 科室:党委宣传办 作者:-- 时间:2014/2/18 点击数:
打印 打印 字号:T| T

中南大学张尧学校长在湘雅三医院“两会”上的讲话

(根据录音整理,未经本人审核)

各位代表、同志们:

首先,我代表学校给大家拜个晚年。2013年,湘雅三医院在医疗、教学、科研和管理方面均取得了很多标志性成果,为医院可持续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,希望你们越来越好。

近几年,湘雅三医院发展很快,怎样在原来好的基础上朝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,我这里强调几点:

第一点,祝贺你们取得很好的成绩。

第二点,还是要重复以前的话,医学事业的发展要以临床医学为龙头。临床是带动我们整个医学事业发展的动力,没有医院的带动,其他都是空话。我们的基础研究也好,药物研究也好,一切都是为了治病救人,都是为了预防疾病产生,都是为了让我们生活在一个更加美好的环境里。如果没有医院、没有临床,其他都是空话,只有把医院、临床和基础结合起来,我们才有大的发展,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有正确的认识。再有,要把医院发展好,要依靠我们在座的代表和医生,医生是医院的核心。医院要提高水平,一定要把医生的水平提上来。当然,管理也非常重要,怎么样提高我们医生的水平,是摆在我们管理者面前的重任。

第三点,医院要以病人为中心,一切都是为了病人。现在国内有很多医疗机构提“研究型医院”,甚至有人提“研究型医生”,我想医生做研究是没问题的,我小时候在农村看中医的时候,他也搞研究,膏药好不好,他掺一点减一点,这不是做研究是什么?但是不能是研究型,如果拿病人来做实验,这样就没规矩,把病人吓跑了。因为研究是允许失败的,治病是不允许失败的,所以“研究型医生”有问题,“研究型医院”也是有问题,这个提法就不是太合适。医院要搞研究,但是不能搞成研究型,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。现在很多国内的大医院都在提“研究型”,我觉得医院还是毛主席讲的:“救死扶伤,治病救人”。但是医院要做研究,不做研究就没有进步,研究和研究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

最近,我看了2014年2月《北京文学》一篇写B超医生的报告文学,那天我跟几个院长聊天觉得很有意思,我给大家分享一下。北京儿童医院有个B超大夫,他搞了30多年B超,他把他们医院B超时间从原来的一天开放8个小时,改成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,开放16个小时,歇人不歇机器。原来到北京儿童医院看病的患者预约B超至少要3个月,很麻烦。后来他们医院要求预约等待不得超过3天。他们就开始想办法,延长B超开机时间,随后他们变成2天,最后变成当天,无论有多少病人都是当天完成,他们每天门诊量有8000多,一年200多万病人,而且都是小朋友。北京儿童医院就一个B超检查单元,在这种条件下,它能够当天完成。我在想,我们的医疗平台和设备是不是也可以改变,因为很多设备是不断电连续开着寿命更长。我们的B超、核磁共振、CT,包括生化检查是不是都可以延长一些时间,甚至24小时开放。这样你晚上做完检查,第二天早上一上班就可以看到结果,方便了病人。我想病人当他很痛苦的时候,他恨不得早一分钟发现他的问题,绝不会因为是晚上或者因为太早而不去检查诊治。而我们现在最贵的是设备,业务量一大,开放时间一长,相当于买几台机器,病人也得到了实在的好处。

医院的管理、医院的改革我们还可以探索一些好的方法,别人搞得好的我们也可以吸收过来。我想,湘雅三医院本来发展得非常好,通过教职工代表大会总结经验,发现问题,提出新的规划,新的措施,这很好。

最后,祝愿会议成功,祝愿湘雅三医院发展得越来越好。